富二代app免费软件下载

,最快更新邪世帝尊最新章节!

前往风界的一路上,两人有说有笑,倒也顺利,至少没再遇到像最初那种二话不说,扑上来就打的玩家。水无念也不由暗暗松了口气。

“将送到目的地,我这护花使者的任务也算完成了。”终于,尘十羽站定脚步,仰望着面前那座无论看多少次,都是相当震撼的华丽城池。

风界,风行水上,水上之城。

有些细心的观众注意到,风界阵营的布局,和墨家莲华城竟隐隐有几分相像。或许墨千珑也体会到了这份熟悉感,她看起来更加安心了。

“十羽,谢谢。”

“谢什么?”尘十羽抬手,轻勾了下她的小鼻子,“珑儿,应该谢自己的眼光,没看错人。”

明知他在变相自夸,墨千珑却也没有反对。

不知为何,只要有他在身边,即便身处陌生环境,其一句亲昵的话语,皆能令她无所畏惧。

就这样,两人久久伫立于原地对望,等待着对方先离开,自己好目送一番,结果……

“十羽,……”

“没想到,珑儿跟我还挺有默契的。”

面包少女洛丽塔服装唯美森女系写真

同样失去记忆的两人,在这个世界虽未相识多久,但不知为何,他很懂她。

为免被她抢先说出那些话,他便更早一步道:“先进城,见们阵营的人吧。”

“就坐有棚的自动驾驶船吧,速度快且安,保证不会落水。”

“况且,都说了我是的护花使者,那我的任务自是要看着平安入城,不是吗?”

“我们……”墨千珑迟疑片刻,还是问出了口,“还有再见面的机会吧?”

尘十羽眸中倏地闪过一丝凝重。下次见面……或许,就是以对手的身份,各为自己的阵营而战了。那时,也就不会有今日这般的闲适了吧。

但这种话说来无益,很快,他还是露出标志性的阳光笑容,向她用力一点头:“嗯,一定会的!”

双鱼分开了,花半夏也向水无念提议在此分开,继续看不同的视角。

他们是见证者,就是为了把这里的故事尽可能完整的记录下来。要是一直聚在一块,看到的都是一样的东西,那都没必要来两个人了。

至于谁跟着谁,花半夏又搬出了那套“避免看到不该看的”说法,“所以最好就是男看男,女看女,我跟千珑,跟十羽。”

水无念私心倒是希望能第一时间掌握墨千珑的动向,但自己一个男人,一直跟着一个女孩看,也确实有点奇怪……他也只能认命的调转视角,跟随尘十羽。

墨千珑和花半夏进入风界了,水无念本以为他们会直接前往云界,怎料尘十羽想来想去,还是有点不太放心珑儿,决定绕开水路,溜进去再看看她。

进入风界后,尘十羽特意选了一条偏僻小路,结果没走几步,就遇上了黛儿。

因为记忆没了,所以理所当然地尘十羽也认不出黛儿,将自己视为NPC的黛儿,甚至还向他推销花篮里最后一朵堇色小花。

看到自己出场,黛儿甚至很给自己捧场地拍拍手,还对着幽澈抬了抬手掌,幽澈便举手和她击了个掌。

之后,尘十羽似乎收到了什么通知,让黛儿帮忙送花给珑儿,就自行离开了。水无念干脆就地做了视角转换,看黛儿。毕竟也是认识的人嘛,十羽有实力,黛儿没什么战斗力,实在是让人放心不下。

黛儿也准备走时,却碰上了在城中迷路,过来问路的容霄。

黛儿喃喃自语:“新人?看起来没几个钱,唉,我想忽悠他来买花篮的计划落空了。”

看样子,就算是失去了记忆,黛儿依旧不改她的“带坑”本色。

继而,由于好奇他是哪个阵营的新人,她主动提议他查看手掌心的纹路,得知他被分到了月界。

“看来,我们是同一个阵营的呢。我叫黛儿,算是的前辈了。”黛儿不由多看了他两眼,“不过,怎么会进来风界阵营的?”

容霄也说不上来,黛儿看他这副样子,知道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,就简单为他讲解了一番,然后教他如何隐藏纹路。在黛儿的热情攀谈下,容霄也和她互通了名姓。

水无念最初看到容霄时,几乎将他错认成了霄影,毕竟两个人确实是长得跟像。听到名字才发现不是。

水晶球里,容霄和黛儿相谈甚欢,幽澈忍不住转过头,看了看就坐在自己身边的容霄。

这时候的容霄已经好多了,没有断断续续的头疼了,所以在感受到幽澈投来的视线时,他的心情还挺微妙的。

嗯……在失去记忆的时候,跟人家的女友聊得那么好……这到底该不该说是自己的错呢?

水晶球内——

黛儿:“还真的是越看越觉得跟我们月界的一个男生很像。”

容霄:“谁?”

黛儿:“他叫霄影,是我们月界二团的团长。”

真的是霄影?!水无念心中一震,明明自己曾经亲眼目睹了霄影的死……他怎么可能又活生生的出现在这里?

几分犹疑,几分惊喜,但随着深入思考,水无念的情绪又重新沉寂了下来。

联想到先前半夏谈过的时间概念,或许现在聚集在这个世界的,并不一定都是生活在现世的人。来自过去和未来的人,同样能够在这里齐聚一堂。听来或许有些不可思议,但这么多人能在无知无觉的状态下,同时被召唤至此,本身就是一件最不可思议的事了。

也就是说,他们所认识的霄影,的的确确是已经死了。如今存在在天昙的,是来自过去的霄影。

江晓黎或许也想通了这一点,但即便如此,还能在水晶球里看到一次活生生的霄影,终究是来之不易。她强忍心中的激动,又继续看了下去。

容霄问道:“二团?”

黛儿详细给他解释,各阵营的分组z度都是不同的。比如说云界是四人一组,风界为五人一队,月界则是三人一团,星界是为双人搭档,而日界由于创始人江冽尘狂妄自大,整个阵营只有他一个老大,其他人都是小喽啰,也就没有分组之说。

容霄明了,旁观的水无念也长了知识。

黛儿:“方才我卖花给那个男生,见到他了吧?”

容霄:“远远看到了。”

黛儿凑近去看容霄的眼睛:“的视力挺不错?”

气氛瞬间有些暧昧,现实里幽澈的目光又炙热起来。水晶球中的容霄似乎也不大适应这种气氛,于是耿直的回答:“我也觉得。”

黛儿抿嘴一笑,继续为他介绍道:“他就是云界三组的组长尘十羽,而他还请我将花送给这里一个叫墨千珑的女孩子。根据我混入此处所了解的情报来推测,她很大几率会分配去一队,毕竟三队已经有一个新人分派过去了,他的名字叫作幽澈。”

突然被提名,幽澈一瞬间有些懵,自己和黛儿不是一个阵营的?

容霄好奇她的预言依据:“为什么?”

黛儿当真一本正经的解释道:“因为三队队长季星辰那边,幽澈一过去,好像就满员了。而一队可缺人了,他们队长墨孤城这边就只有一个队员而已。”

皇甫离默默望了身侧的墨孤城一眼。凭自己对这位老对手的了解,他极有可能是因为嫌弃队员太废柴,才偏好独来独往的。

看来就算失去记忆,一个人本身的性格,还是不会改变太多。

但也有一种情况例外。比如说在现实里,他是个因为种种原因,一直戴着假面具做人,扮演虚假“人设”的,到了天昙,因为不记得自己需要伪装,可能就会意外b露出真正的性格。

在弹幕里讨论起这个话题的时候,网友们提名最多的竟然是西陵辰。都想看看这个奸商会不会有神秘的另一面?

一些很清楚自己就是表里不一的人顿时心慌慌,暗暗祈祷不要让他们出现在水晶球里,谁知道失去记忆的“自己”,会干出什么来呢?

黛儿继续说:“而我们阵营呢,我是一团的队员。的话,肯定是会被分到霄影这头了,二团正好差了一个人。”

容霄努力消化这些信息:“除了霄影,还有谁?”

“易昕,一个女孩子。”黛儿说着又皮了,“该不会是想泡她吧?不会吧不会吧?”

容霄:“怎么可能?我像那种人吗?”

黛儿:“难说哦!不过想泡也泡不了,人家阿昕有男友了,他是三团的盛则其。”

屏幕前的易昕一脑门问号。

他们说的……是自己吗?自己也去过天昙?还在那边交了男友?可是盛则其又是谁?为什么自己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?

易昕还糊涂着呢,旁边的徐雯雯突然“呼啦”一下站了起来,吓了大家一跳。

“我没听错吧!我去!盛则其?昕昕知道他是谁吗?那个是杀人犯诶!他杀的就是我们学院的一个学姐!还跟他交往?嫌命长了吧?来来,当初的新闻我搜给看!”

盛则其的案子虽然也轰动过一时,但那时还没有网络,不像现在只要打开微时空看看热搜,就能轻松了解时事热点。再加上这些年盛爵元刻意压下相关报道,渐渐的已经没多少人讨论这事了。易昕又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学霸,对这些案件一无所知也不奇怪。

但钟爱八卦的徐雯雯却是耳熟能详,当初从案发到开审,她都是跟着新闻程追下来的,不论是前期一系列往受害者身上泼脏水的操作,再到开审时状师和凶手颠倒黑白的发言,她都看在眼里,几次气得破口大骂。所以现在一提到这个名字,她一下子就想起来了。

一想到自己的闺蜜,竟然跟一个臭名昭著的凶手搞到一起了,徐雯雯就气不打一处来。把玉简新闻塞给易昕看的时候,还在不停口的指责她,“对得起受害者吗?”“父母要是知道了会怎么想?”

易昕都被她劈头盖脸的骂懵了,还是日暮晨曦来说公道话:“世界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叫盛则其,没准是重名呢?再说昕昕的名字也是大众名,没准都不是我们认识的昕昕。有点反应过激了吧?”

洛嫣月也附和:“况且就算两个人都不是重名,真的就是在一起了,那也没什么问题吧?没看前面吗?都说了没记忆,当然不会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啊。没准在那个世界里的男友更糟糕呢。”

沐羽翼:“就是就是,现在他们不在一起就行了。”

青鸾:“现在昕昕的男友可是容凰少爷,咱们还是别乱传这些闲话,给容凰少爷添堵了。”

就连小熙也颇为人性化的点点头,似乎在表示认同。

易昕感激室友们能帮忙说话。其实她现在更担心的还是父母那边。万一父母知道这事,也是徐雯雯那个反应,那她……呜呜呜。

与此同时,盛则其那边——

岳向阳有点迷,这梦中女孩该不会是易昕吧?那芷静又是什么情况?

盛则其:“不可能!我不知道什么易昕!这名字一听我就不会喜欢!珑儿多好听!”——为了撇清也是拼了?

水晶球中,黛儿可不知道被她提到的当事人有多纠结,笑容如故:“要记住这些名字喔,到时候我给指认一下分别是谁,让对号入座。”

黛儿还要继续说,忽然收到了一则公告,她看过后,面露惋惜的告诉容霄:“现在,我想,被派到二团的可能性更大了。”

容霄:“为何?”

黛儿:“阿昕死了。”

易昕再次懵。

得知“自己”的死讯……有点厉害?

徐雯雯顿时又激动了:“看吧!让跟他交往!出事了吧!肯定就是他干的!”

黛儿跟自己阵营的人进行联系,后本欲带着容霄回月界的,岂料才走出去不久,就又收到了消息,黛儿看了看:“得了,不用急着走了。”

容霄:“怎么了?”

黛儿:“四团团长空临川主动请缨,亲自来接,让在这里等就行,到了会和联系。而霄影去处理阿昕的事情了,三团团长上杉菲丽卡则去搞定别的事件。”

空临川大家都知道,至于上杉菲丽卡,就完是个陌生的名字了。

容霄:“还有人死了?”

黛儿:“那倒不是,而是阿昕的男朋友,还有三团的另一女生俞丽妍叛出阵营了。哎,感觉菲丽卡头都大了,三团一下子几乎团灭了。如此一来,去二团或三团的几率都变得差不多了。”

易昕刚死,她的男友就叛逃了,这个信息一出,真是由不得网友们不去猜测最坏的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