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视频懂你更多无线次数安卓版下

返回洞府稍作休整,归无咎并未拖延太久,便要着手解决半始宗这一件事。

这倒不是归无咎对于“天祭器”重宝急迫垂涎。取得宝物固然是其一,更重要的一件事却是关于三生阴阳洞天的另外一处碎片,须得得空进入一趟,观望虚实。

不过今日一行,和黄希音也算大有关联。于是便把黄希音带着,也算是见一见将来她执掌门户之地。

经由合界法阵一行,再由倦游岛转行于神熏岛,一切都驾轻就熟。唯有通行于二岛之间的赤海异力,须得阵力辅佐。归无咎自然行之无碍;黄希音不敢独自行走,被他抱在怀中,缓缓穿渡过来。

进入神熏岛地界之后,黄希音依旧没有下来的意思。归无咎也不勉强,依旧把她高高抱着,在半始宗地界之内御风而行。

修炼无日月。在大能修士漫长的寿元之中,童稚之年的短短十余载时光,加倍珍稀,总是不错的。何况经由秘法洗尘之后,黄希音向道之心澄澈无暇,归无咎也不用担心把她宠坏了。

除此之外,这也是半始宗未来的掌门“大驾光临”,给她些小小优待,也不算过分。

归无咎到来时,高梧上真却并未赶来相迎。而是匆匆发来一封符书,言道要用上数日时间调御阵力,请归无咎暂在宗门之内歇上数日。

归无咎遁光赶至距离炽城峰不远处。见这一座山峰,中藏“困仙金瓮”之妙的原高柳上真洞府,面貌与上次所见,已经大大不同了。

山峰三四十里外,有一道淡薄的气机化作法阵,将炽城峰圈锁在内。此法阵并未有什么瞩目的妙用,只是气机示警,提醒门人弟子远离此地。

山巅处,有四十八道二色幡旗阵列四方,压住东南西北的阵脚。

同一时间之内,其余三个方向的幡旗都是纹丝不动,唯有一个方向的旗帜来回招展,聚敛金光闪闪,似乎将天上炎日的热力,不住地吸纳其中。

旗袍美女展现中华女性风范

而山脚下同样立下八方阵牌,每一处牌符俱有八道,总共八八六十四道。用心感应,总能感受到其中一个方向,似乎大地微颤。

归无咎感气敏锐,已经察觉到有八道地洞被新开掘出来,深入地底。似乎是在汲取着神熏岛地下的地力。

高梧上真早已留言说明,“困仙金瓮”之中的十二道蛟龙之力,固然极为了得。但是若要完成整个祭炼过程,还是要引动天地之力以为补充。当天地人三才之力兼备,瓮中内外通透,然后才能彻底将炉火威能抬高到极限,为了宝材的预热初炼做好准备。

归无咎粗粗观望一阵,距离正式锻炼准备就绪,尚有七日时间。

这数日时间,索性留在半始宗游览山水,放松心情。

一座方圆一二千里的岛屿,若是修道人驾起遁光力飞遁,那自然算不得什么;但若是如同常人一般,单凭脚力漫游观览,那倒是十分耐看了。

归无咎正踏着一条松石小径,走在一座低矮的小山上。

那山间小径,是数十道小道往复纠缠,好似一道宽约里许的平缓正面,被分割成无数支离破碎的道路来,倒也别有幽趣。

此时,两个相貌清俊、衣着淡衫的年轻修士,正在踏步闲游,不住地低语着什么。和归无咎迎面而过时,左手边那人似乎并未在意,言谈间就要擦身而过。

但是他的同伴却突地一怔,连忙将他拉住,小声低语两句。他那同伴,闻言似乎也吃了一惊。

他们所行之道路,分明与归无咎所走小径并不冲突,一左一右,间隔着二三丈距离。但是二人却趋到面前,恭恭敬敬的行礼。

原来,其中一人半月之前和归无咎有过一面之缘。

这两人都是金丹境界,论修为并不算出色,起码距离云中派的真传弟子标准相差甚远。归无咎一时兴起,随意与之交谈起来。只是两人似乎都有些唯唯诺诺,除了敬仰之言外,也说不出什么新鲜内容来。

既然拘谨,这言谈也甚是无趣。归无咎随口勉励了两句,这两人会意,连忙拜别而去。

一连走出十余里外,归无咎暗运法力,把两人交谈之言放大了数十数百倍,传在耳前。

却听其中一人将归无咎极力赞誉,最终言道:“神气风度,宛若仙人。诠道第一,万古一人,真是名不虚传。”

另一人也随声符合。

黄希音听到两人赞美归无咎,似乎也与有荣焉。小身子拱了一拱,笑眯眯的,双眉弯成两朵月牙。

另外一人忽然道:“那小女娃不知是这位大人的后人还是子侄旁亲。神清气朗,也是最上乘的璞玉之资。我等是万万不能及的。”

黄希音闻言,更是暗暗得意。

不过,他那同伴道:“不是后人,就是徒儿。断然不是远亲。这小女孩万般都好,但似乎是骄纵太过了。”

最先说话的这人深以为然,道:“刚才没敢多看。只觉得那小女娃的目光……说是颐指气使,也称不上……就是有几分怪异。”

原来,刚刚归无咎与二人交谈之时,黄希音双手叉腰,双目圆睁,居高临下,大剌剌的打量着二人,心目中俨然将之当成自己的门人弟子。

这般神态,在二人看来,却生出误解。

此时听二人还要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,黄希音哼了一声,暗想当自己接掌半始宗掌门之后,一定要好好发落这两人,使其多吃些苦头。

忽忽间已经是七日过去。

这一日炽城峰上,天地阵旗的异力顿消。似乎准备工作完就绪。但是等归无咎准备前去相迎时,走在半路,却发现那大阵依照七日前的路数,又重新运使了一遍。

归无咎心中暗忖,想必是这“初炼”之法,出现了什么异常的变故。不过这也不打紧,不过是在半始宗多逗留七日罢了。

接下来七日时间,归无咎又陪同黄希音观览了半始宗数日之前所立的一处根本重地——真谛山。

此山原是半始宗极盛之时,一位天玄上真的洞府。先前荒废已久,无人问津。到了最近才突然重要起来:因为这是半始宗宗门大印的封存之地。

此山的洞府门户,设有一道极严的禁制,说是半始宗汇集了举派手段在此,也不为过。入阵秘诀,唯有高梧上真与归无咎二人知晓。

当归无咎觉得时机成熟,方会将之告之黄希音,也是她接掌半始宗掌门之位的时候。

黄希音闻言,却极为心动,不住地央求痴缠入阵口诀。

但是这等事关原则的大事,归无咎自然不能轻易妥协。无奈之下,黄希音只得每日跑到近前,眼巴巴的观望一两个时辰。

不知不觉又是七日过去。但是,上一回的戏码再度上演。大阵之力散而复起,重新运转。

又是七日时间……

直到二十八日之后,高梧上真终于难忍煎熬,发来符书,将归无咎请到近前。

相会之地是炽城峰的山腹中,上、下两道法阵的阵眼处,也是困仙金瓮的正下方,当初“易形阵”所布置的位置。

此时,高梧上真环身处,三道阵法的阵基呈现三才布置,调理阵力甚是允当。但高梧上真自己,却难掩疲惫之色。

除了疲惫,更有两分无奈和尴尬。

高梧把袖一张,面前几件物品陈列,都是巴掌一般大小,只是形貌都不甚完整的样子。

一件是一枚木芯似的宝材,只是此时这木芯唯有中心一点是嫩黄色,表面却干枯异常,布满与河床干旱相似的裂纹。

另有一件拳头大小的铁块。一头乌青,一头铜绿。虽然形貌尚属完整,但是单凭这异常的色泽,就可以断定此物性灵已经损失大半。

另外两件,一件是小小的银色圆环,另外一件仿佛是半张贝壳。都已经是肉眼可见的彻底朽坏,一件断成两截,一件烧穿了三四个指甲大小的圆孔。

高梧叹道:“这‘困仙金瓮’的炼器之用,远远超出老朽预料之上。其中火力,较之寻常的地火炉、真火炉、阴阳炉、五气炉、天地烘炉,威能高出不止一筹。”

“原以为高柳此贼炼制法宝,是为了他自家所用。但是现在看来,恐怕这具秘密安置万余载的‘困仙金瓮’,是为了巫道中的大人物备下的异宝。”

以寻常地火之炉而论,宝材初炼分为“四锻”。每一次锻炼历时二十一天。但这“困仙金瓮”的三元火力,却霸道之极。“四锻”之法虽然不变,但每次锻炼只得一日,隔日一炼,七日便可完功。

不但如此,内中所藏的炼化火力也不知强横了多少。高梧自半始宗库藏内精心挑选的四件宝材,竟然都不堪锻炼,功败垂成。

高梧抱憾道:“实在过意不去。炼化‘清鉴逍遥石’的宝材,还要劳烦道友自寻。若是云中派也无有,江离宗等四派有道尊大能坐镇,想来求取一件,也不为难。”

归无咎点头称是。这的确不是什么难事。尤其芈道尊刚刚寻自己索要了功法参鉴,此时自己有什么要求,他断然不会拒绝。

这时,小铁匠器灵忽地道:“归无咎。你自己便有一件上好宝材,必然可堪锻炼。”

归无咎一怔,旋即把手一张,一枚四四方方的铜牌出现在掌心之中。

ps:今天出门三趟,但还是三更成功了。求票。